您所在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司法改革应当直面法官“痛点”


司法改革应当直面法官“痛点”


司法改革“进行时”持续热议,早就想说一说“法官”的话题,但迟迟未能落笔,心有延误之缺撼。又是一年过去,再也不能延误了,我要从法官的痛点说起。
改革之“剑”有双刃,利弊权衡,既有价值取向,更有人心政治。司法改革进程中,不少法官辞职离岗,另觅他途,被认为是“员额制”改革触及其固有利益而选择放弃法官职业,这种认知有着明显的浅表性。由于职能的工作关系,我真切地感知感受到基层一线法官所思所想所做的愿景追求和现实考量,那些苦苦坚守法官岗位、支撑法律人职业“梦想”的法官心有憔悴感“两不一难”的心结明显——心情不顺、心气不高、心志难酬正是如此,我也深切感觉到了法官的“四不”痛点:不被肯定、不被理解、不被尊重、不被信任,尽管有多少和程度的不同。但长此以往,引发的正能量还是负能量当是不言而喻,势必挫伤法官精神!
任何人都有其知识结构、能力结构和思维模式的“长短板”,亦有其身体健康状态和心理、生理等承受程度的个性差异,谁也不能例外,法官群体也是一样。除极少数职业道德有缺失外,法官的主流无疑是值得充分肯定的!全社会都应当相信,不少法官胸怀法律人职业“梦想”——尚法厚德、守护正义,理应得到尊重!全社会更应当明白一个道理:承认人群中的个体差异,素质的参差不齐,反对一概而论的偏见,更反对不分是非的转嫁责任。
 长期超高负荷,体力精力严重“透支”,难以满足社会普遍关切。2014年底江苏法院公布的上一年度基层法官现状调查显示,人均结案数177.13件,按照250个法定工作日计算,人均每天0.71件。全省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120余万件,居全国第一,结案数位居全国第二,审执结案件首次突破百万件;本年度因调出、辞职流出人员446人,其中法官288人,占64.57%。而2014年上半年受理案件又同比增长25.46%,未结案件同比增长51.01%
 我所在辖区的一个县级法院2015年案件已逾万字,结案达12696件。具有法官资格的83人,办案一线仅有63人,满打满算83人365天每人要办结153件,一天0.42件;按250个工作日计算,每天0.6件/人,不到2天办一件。而法官的职业道德和司法能力又极不平衡,有着支撑力的21个骨干法官近年来相继流失,还有领导职务、综合部门等法官忙碌着大量他项事务,能胜任的法官不得不加班加点又“加码”,每天要办2~3件左右。长此以往,不堪重负,何时才能休?我的感觉——很心疼!
 而案多人少矛盾的加剧和持续,必然带来负面效应或负面影响,还是以我所在辖区的县级法院为例,即使“心苦”地努力着,案件质效下滑又成为不争事实,发改案件反弹增幅明显,与上年相比近乎翻倍,递增了94.74%,其中改判率上升了95%,发回重审率上升了94.44%。虽然发改本身并不意味着正确与否“定终身”,但这是一个“晴雨表”,势必遭到社会公众的“吐槽”。
 换位思考看司法,“走心”感悟没有预期的“透支”代价,谁能施之援手?很显然,时下真正能“撑门面”的法官长时间处于高负荷的压力状态,带有一定的普遍性。一是早上班、晚下班,没有休息日,打乱了有序的健康生活规律;二大批案件压垮精神,超高负荷疲惫身心,亚健康加剧;三是面对司法环境种种的现实考量,决定离去的是精兵强将,弱化了司法能力;四选择法官职业坚守的“筑梦人”,很难避免心力憔悴之时的变数。对此,地方各级主政的党政领导和上级法院的“当家人”可曾想过换位思考?是否想过自己也曾年轻过、勤奋过、追求过、奋斗过?更重要的是,迷茫中期待解惑、困难中期待帮助、打拼之时期待有人指点,成长过程中期待有人“扶上马、送一程”……难道不是吗?
 法院作为司法机关,是宪法框架内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是我党执政群体中不可分割的一分子,基层法院、一线法官真的很苦!问题是地方各级党委、人大、政府和上级法院是否“走心”地思考过同级或下级司法机关也是国家权力,而且是国家基层基础政权强制力的有效支撑?一个地方的司法工作如何,除了自身努力、担当外,同级党委、人大、政府和上级法院是否施之援手,用法治理念、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和开明的态度给予“贴心”的慰藉?同心协力、同向发力,当是本份——依法用权就好!切忌有事用时便重要,无事用时就漠视,任何一个主政的“当家人”要有不失偏颇的公心胸怀、修身境界和战略眼光,去用心引领自己的执政团队、社会公众真心地尊重和信任、支持和保障一个地方、一级法院的司法职能作用,并焕发其内生动力,这是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资源、力量贡献于区域可持续发展和地方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本职所在!
尊荣缺失,呼唤重归,信心需要自救,更需要制度供给、全社会的“暖心”慰藉。前一段时间看了一则问卷面向北京2000多名法官的调查显示,近6法官对现状不满意从大家抱怨的内容看,任务重、待遇低、保障差还在其次玩ag输钱|平台的职业尊荣“滑坡”,产生的失落感影响了“法官梦”的坚守究其原因,一是上级法院行政色彩愈发浓厚,权力任性不商量,借口改革,拿捏人财物,动辄请示、回报、下意见,扭曲了层级监督关系;二是同级党委、政府“官本位”,名为发展和稳定,经常“出题目”,视司法为部门,只是拿来所用的工具,无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异化了权利与义务关系;三是缺乏是非分辨的当事人及利益共同体心怀不满,再就是不明真相的人因某一时段备受争议和诟病的地方主政者不良形象引发的不良政治生态而心生怨恨,社会不良分子更是借机泄私愤,期待社会公平正义的公众群体又因此产生误区,对垒法庭、纠缠法官,甚至肢体冲突、暴力抗法的事情时有发生……这些都是司法改革“剑”指所向的内容。
法官职业群体期待信任,需要肯定、理解和尊重,国家机关和社会公众应当懂得换位思考——别让坚守在“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上的精心呵护者心憔悴!否则,着实让长期超负荷、苦苦坚守在基层审判一线的法官“心寒”鉴于此,司法改革不能不思考法官如何重拾尊荣的问题。坚守法官职业“梦想”的法律人固然需要信心自救,但更需要制度设计、科学规制,也需要全社会的“暖心”供给。
司法改革的声音不能局限于法检内部、隔断外部,更不能闭门造车、把想法当做法,要在科学性、可行性上加大基层一线法律人的意思表达权重;权力机关不能置身事外,否则是失职;设计路径要区别地区差异,特别研究、优先回应基层一线法官职业群体翘首期待、解决去留、取舍的利弊得失问题。总之,司法改革的“剑”指所向,成败与否,内因外因都得起作用,这是全社会的责任!
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生命线,需要层层设防、社会共治。毋庸置疑,“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但问题在于理解上出现的偏差,玩ag输钱|平台人理解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指进入司法程序的、司法本身所彰显的公平与正义,而没有意识到大量的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未必就一定进入司法程序,恰恰存在于各层各级、各行各业的路径上、环节上或关口上,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抑或是多个方面。更重要的问题还在于,即使进入司法程序,也未必就是司法本身能够解决的“公平正义”,原因是司法“裁判”的公正性能否实现,一要靠司法强制力,二要依赖于有主体资格的当事人对司法确认的权利、义务能否依法得到有效履行。诚然,极具国家强制力的刑事追责应当少之又少,但拒不履行的民商事、行政诉讼案件被强烈“吐槽”的“法律白条”现象应该世人皆知。
司法生态关乎改革、发展和稳定,在国家治理体系格局中不可或缺。司法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离不开各层级党政机关、权力部门、行业监管单位和社区、自治组织等角色所担负起的前置“防线”作用,更是我党执政基层基础、公信力的应有担当!问题是把自己定位在哪道防线?哪一个层级的防线上?在依法履职的前提下,基层组织的人民调解、政府及其职能部门或授权机关的行政调解、领导和监督机关的救济权能,充当社会服务角色的中介机构、权利救济的执业群体等,究竟发挥了哪道防线的作用?行使了什么样的权力?担当了什么样的责任?起到了哪个层级、是前还是后的哪道防线作用?如果不知不明不确定,仅仅依赖或依靠“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即使“固若金汤”,也经不住“兵临城下”的长久围困;如果社会公平正义没有层层、道道的战略布防、战术应对,风险程度将会随着时间的变迁而发生变量。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改革、发展和稳定的成效如何,恐难“晒”在阳光下。需要强调的是,地方主政的一线总指挥如何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建设进程中践行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做政治的明白人做发展的开路人做群众的贴心人做班子的带头人”!
法为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法律面前没有强弱之分,没有年龄大小、没有性别差异,更没有身份不同、职务高低,公平与正义需要尚法理念,更需要尊法、守法的态度,增强对司法尊重、配合和切实履行的义务性。司法本身做到了公平、公正,弘扬了社会正义,义务主体拒不履行,司法的公平与正义也就无疑成了虚应故事的“法律白条”,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也会因此防不胜防。所以,社会公平正义当须社会共治!
(作者  江苏省射阳县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




阳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查看
通讯地址:江苏省射阳县幸福大道1号  邮编:224300  电话:0515-82362222